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2016年第一期

刘某涉嫌故意伤害一案案例分析

作者:     2016-12-27

案情简要:

2014年5月27日20时许,被告人刘某在台州市黄岩区某公园内广场内因琐事与被害人黄某发生争吵,刘某即对黄某拳打脚踢,并脱下鞋子殴打黄某,后在围观群众的拦住下停止殴打,黄某随机离开广场。次日凌晨0时15分,黄某被人发现死在公园南大门东侧人行道上。经鉴定,被害人黄某在生前患有肝硬化所致的慢性脾肿大的基础上,因腹部受钝性外力作用,造成脾脏破裂,致急性大失血而死亡;腹部所受的钝性外力是其死亡的主要因素。

 

    本案争议焦点:对于故意伤害案件中被害人存在特殊体质如何定罪量刑。

 

    辩护意见:根据现有的证据,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刘某只构成故意伤害罪,而不应对被害人的死亡结果负责。

(一)从主观故意上看,被告人刘某对被害人的死亡结果不具有故意。本案中被告人刘某与被害人黄某是刚刚认识,在案发时不可能知道被害人患有肝硬化所致的慢性脾肿大;并且双方在案发前没有任何矛盾,当晚在凉亭喝完酒后被告人还给了被害人半包烟和十块钱;案发时双方都喝了很多酒,因为被害人的不肯坐下来看电影双方发生争执,被告人只是出于教训一下被害人的故意对被害人实施了殴打行为,可以说起伤害的恶意是显著轻微的。

(二)从客观行为上看,被告人刘某没有对被害人使用足以导致其死亡的行为,被害人的死亡属于意外事件。首先,从伤害行为来看,被告人刘某用拳打脚踢被害人的背部、胸部、腹部等处,用自己的鞋子砸头部等方式对被害人进行殴打,属于日常矛盾激化经常采取的手段,并不是有目的性地去踢被害人的脾脏部位,在正常情况下该手段不可能造成被害人的死亡;其次,从死因来看,殴打的过程中介入了被害人的特殊体质(包括较严重的小结性肝硬化及肝硬化所致的慢性脾肿大),尸检鉴定书证实了被害人的脾脏与健康人的脾脏相比在同等外力作用下更容易破裂,该介入因素虽然在结果上导致了被害人的死亡,但是对于被告人来说被害人的疾病及死亡结果是被告人在案发时不可能预见的到的,属于刑法上的意外事件。

因此,结合主观过错及客观行为,被告人只存在普通伤害的故意,在客观上也只实施了一般伤害的行为,并没有制造被害人死亡的危险,所以被害人的死亡结果不应当由被告人去承担,其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应当根据正常人的脾脏遭受到钝性外力所一般会导致的后果以及被害人身体其它部位的受伤情况去评判,具体应当咨询法医的意见。如果法庭认为被告人需要对被害人的死亡结果负责,那么辩护人认为应当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在法定刑以下进行量刑,以体现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

 

法院裁判:

一审法院认为:虽然刘某事先不知道黄某生前患有肝硬化所致的慢性脾肿大,但是刘某对黄某的拳打脚踢等殴打行为,直接造成黄某脾脏破裂,致急性大失血而死亡,且黄某腹部所受的钝性外力是其死亡的主要因素,故刘某理应对黄某的死亡负责。鉴于被害人自身患有疾病,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判决被告人刘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二审法院认为:原审认为:在案证据反映,被害人之死,系由刘某的加害行为所造成,刘某的加害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刘某事先不知道被害人患有疾病,不影响因果关系的成立,故刘某所提相关异议不能成立。判决驳回被告人刘某的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评析:

对于被害人存在特殊体质而引发的故意伤害案件在目前的司法实践存在较大争议,第一种观点认为被告人构成故意伤害(致死)应当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第二种观点认为被告人虽然构成故意伤害(致死),但是由于存在被害人的特殊体质,应当依法报请最高院在最低刑十年以下减轻处罚,第三种观点认为被告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第四种观点认为被告人无罪。司法实践中法院经常采取第一、二种观点予以判决。判决理由:首先,被告人在实施殴打行为时,其主观上能够认识到其行为可能会伤害被害人的身体健康,客观上连击拳打脚踢,是被害人死亡的因素之一,因此,对被告人应当按照其所实施的行为性质以故意伤害定罪。虽然死亡后果超出其本人主观意愿,但这恰好符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构成要件。其次,被告人殴打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结果之间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不论是条件因果关系说还是偶然因果关系说,都认为虽然存在被害人的特殊体质,但是无法阻断被告人殴打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鉴于案件中被害人特殊体质的特殊情况,有些法院认为即使在法定刑十年以上对其从轻处罚,仍与其罪责明显不相适应,故采纳第二种观点予以判决。

笔者认为,该类案件最关键要解决的是:被害人的死亡结果到底是不是由被告人的行为造成的?被告人只对普通的伤害结果负责还是应对死亡结果负责?被告人殴打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因果关系作为犯罪构成要件中的重要内容,本来就要排除那些由于偶然因素、介入因素等所引起的结果。如果认定被告人殴打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那么被告人就应当对死亡结果负责。但是该情况下如果采取主流的“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条件因果关系说,因果关系的这一职能就无法发挥作用。刑法中,故意伤害致死的法定刑规定本来就是将普通的伤害行为引发被害人死亡而设立的,而将特殊体质案件也适用该规定,就会明显让人感觉即使是法定最低刑也无法体现罪责相适应。因此,我们在处理此类案件时应当打破传统的的条件因果关系理论,根据殴打行为在通常情况下的具体危害性对于被告人处以相当的故意伤害罪。这样,无需特殊的减刑程序也能获得罪责相适应的判决结果,也可节约大量的司法成本。

                                                    江宁

                                            2016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