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2010年第二期

任由2010慢慢流走,然后让2011自然而然

作者:毛灵见     2016-12-27

时光流走了 而我依然在这 我已掉进了深深的漩涡-

                                                   ——汪峰《美丽世界的孤儿》 -

    一直认为,公元纪年的变更,符号的意义要更大于其实质,时光并不会因此而停留,生活也不会因此而变化。只是在每个已逝去的一年之中,似乎总有太多可以去记忆和需要梳理,过去的2010不例外,而此刻的自己却竭力寻找着各式的理由望图将此能予搁置。-

     也许2010可以确定的最大收获应该是执业的获准吧,拿到执照的那刻激动与兴奋犹在昨日,因为执业的获准,从此正式跨入了一直所热切向往和孜孜追求的职业群体,尽管眼下的这个国家还仅停留于宣称层面的法治,尽管执业过程中面临并将继续面临着各式的艰辛与不解,但相比于代理每个案件过程中对人间百态的所能感知和结案之后所获得的物质与精神的双重成就与满足(当然也有挫败和压抑,只是这样的挫败和压抑却往往促成了对自我和社会的更好认知)以及将作为一种治国之道的可能奉行有一切实的推动,自然也就不算什么。随着一个个具体案件的独立经办,执业思维的不断得以训练以及实务操作的日趋熟练,应对案件处理过程中的各种变幻,已然不再是两年前第一次参加庭审时的那样青涩与忐忑(而且尽管那时还不是独立的参加开庭),从容和淡定尽管还不很是但至少将会是自己的一种执业常态吧。只是几次有惊无险经历之后,在更为确信律师是一份智识加经验的职业的同时,也开始切身地体会到:对执业风险的预防远更为重要于法律服务及法律风险预防服务的提供本身。否则,即便是提供的服务趋近完美,但对于个体的自我来说,一切都将可能成为浮云2011应该是业务继续拓展的一年,在切实办理好每一个接手案件的同时,应更多投向于可能成为接下几年之中需要重点突破的公司治理及企业法律风险防范体系的构建之上吧。-

     过去的2010,也依然为情感而纠结着,当精力的主要部分投入于莫须有的纠结中时,自我不断被以模糊,进行来自于内心的倾听与记录已然是一种徒劳。一直认为真正的爱情不是让自我迷失,而是因为有你,我得以认识了一个更为丰满的自我,只是现实经历的每段情感,总貌似以相反的结果予回应。

     曾在逝去的2010之初希望自己能在接下的一年中进行一些宏大的叙述,在关注时政的同时,也进行一些时政评论的尝试,也许依然还太关注于个体的自我,也许已有的获取还不足以良好的价值评判和言语组织,于是整个一年之中依然还处于想而未行的状态。2010108深夜,当获知“The Nobel Peace Prize 2010 was awarded to Liu Xiaobo ‘[I]for his long and non-violent struggle for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in China’[/I].”那一刻,我热泪盈眶,那一刻,我对诺奖委员会多了十分的敬意,埋藏于于内心深处的那些曾经又一次被翻起,原来对自由和民主的向往依然可以心潮滂湃。-

      20102011的变更确实不说明什么,只是希望在伴随符号的变更而变动的时光之中,自我能得以继续坚守!-

2011年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