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2008年第一期

论文精选--醉酒驾驶发生事故,保险人不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

作者:     2016-12-27

  【摘  要】醉酒驾驶发生事故产生的损失,保险人是否应当对此承担交强险的赔偿责任?由于对法律规范的认识不同,各地人民法院所作的判决不一,在司法实践中造成了混乱局面。本文试通过对《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的分析以及相关案件判决理由的分析,阐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是关于法定免责事由的规定、保险人对于醉酒驾驶发生的事故不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的观点。
  【关键词】交强险  授权立法  法律解释  立法目的

                        目  录
  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的正确理解与法律分析
  (一)授权立法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的制定
  (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的法律解释与分析
  二、当前相关案件判决理由的分析
  (一)以《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的规定为理由,判决保险人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的分析
  (二)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为由,判决保险人承担交强险责任的分析

                       前  言
  醉酒驾驶发生事故产生的损失,是否应当对此承担交强险的赔偿责任?保险人往往引用保险条款的相关规定进行抗辩。而在司法实践中,由于在法律适用方面存在极大的争议,各地人民法院所作的判决往往不一,甚至截然相反。其中主要问题在于如何认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的效力以及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的理解、适用方面存在争议,本人试厘清相关认识。
  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的正确理解与法律分析
对于醉酒驾驶发生事故产生的损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将此明确列为免责事由,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9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在驾驶人醉酒的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受伤需要抢救的,保险人仅负垫付责任,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责任”。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的该项规定,从文义上看是清楚明确的,那么该条款是否合法有效?保险人能否依此免责?下文对此进行分析。
  (一)、授权立法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的制定
从立法程序方面分析,可以反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制定的法律背景。虽然,《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规定了交强险的基本制度,但是,该项规定缺乏实施方法和操作规范。仅凭该项规定,无法建立、实施交强险制度。《道路交通安全法》对于交强险具体制度,授权国务院进行立法。《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7条规定,“国家实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制度,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国务院因此获得授权立法,制定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是国务院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授权立法的行政法规,是我国实施交强险的具体制度,是交强险纠纷案件司法审判的法律依据。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是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制定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在第6条规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实行统一的保险条款”。国务院下属机构保监会,批复同意了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制定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至此,我国才正式建立了交强险制度。
  (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的法律解释与分析
基于以上分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9条关于将醉酒驾驶列为免责事由的规定,是否符合《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决定了其是否具有法律效力。
  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的规定,驾驶人醉酒的,保险人对抢救费用负垫付责任,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如何正确理解《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的规定,该规定是否是法定免责事由的规定?本文从以下方面进行分析:
  (一)、根据该规定,保险人对驾驶人醉酒发生事故所产生的抢救费用,仅负垫付责任,基于当然解释有关“举轻明重”的法律解释规则,保险人对于事故造成的损失不负赔偿责任。如果保险人对抢救费用仅承担较轻的垫付责任,而对其他费用和损失须承担较重的赔偿责任,该项规定也失去了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立法者对一个应当规定的事项没有规定,即为法律漏洞。在存在法律漏洞的情况下,就该规定而言,应当从法律目的和立法理由进行解释、填补,即采用当然解释的方法。史尚宽先生在《民法总论》中关于民法解释的当然解释指出,“当然解释,谓某事实较之法律所定者,更有适用该法规之理由之谓也。即唐律所谓举重明轻,举轻明重。例如公园禁止折花,其禁止伐木摘果,自不待言。”
  (二)、从立法部门的解释来看,有关部门均是认为该规定为除外责任的规定,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国务院法制办、保监会在其主编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释义》中明确释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是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除外责任的有关规定” 。保监会在《关于交强险有关问题的复函》(保监厅函[2007]77号)中指出: “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被保险机动车在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驾驶人醉酒、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受伤需要抢救的,保险人对于符合规定的抢救费用,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保险人在无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
  (三)、对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中的“财产损失”,应当作广义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第1条规定:“因生命、健康、身体遭受侵害,赔偿权利人起诉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所指“财产损失”与该条规定的“财产损失”的含义是一致的,即指与精神损害相对应的广义上的财产损失,包括因人身伤亡产生的各项经济损失,如伤残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
  综上分析,本文认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的规定,是交强险法定免责事由的规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9条将醉酒驾驶作为免责事由的规定,符合《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是合法有效的。
  二、当前相关案件判决理由的分析
当前人民法院在相关案件中,判决保险人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的,占有不少的比例。本文仅对该类判决的主要几类理由进行分析:
  (一)以《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的规定为理由,判决保险人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的分析
此类判决引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认为该规定“确立了保险人对保险事故承担无过失赔偿责任的基本原则,即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第三者人身伤亡及财产损失,保险人即应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
  本文认为,该类判决绕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2条之规定,是没有法律根据的。首先,如上所述,《道路交通安全法》对于交强险具体制度,授权国务院进行立法。国务院依法制定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为处理交强险案件的特别法。在特别法有规定的情况下,应当首先适用特别法,而不应直接适用一般法。其次,即使《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如有与《道路交通安全法》相抵触的地方,根据《立法法》第87条、第88条之规定,也只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才有权撤销,人民法院不得规避对《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适用。
  (二)、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为由,判决保险人承担交强险责任的分析
    此类判决认为,“我国推行交强险,主要目的在于保障受害人能够获得基本保障,具社会公益属性。保险人首先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论交通事故当事人各方是否有过错以及过错程度如何,由此体现了交强险保障受害人及社会大众利益的根本目的。”
    本文认为,此类理由值得商榷。我国实行第三者强制保险制度的目的,不仅是为了保障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更是为了促进道路交通安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条明确了立法目的,是“为了维护道路交通秩序,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保护人身安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安全及其他合法权益,提高通行效率”,将交通安全列为首要地位。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1条,也将“促进道路交通安全”列为立法目的。如果保险人对醉酒驾驶也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那么将极大纵容、鼓励了醉酒驾驶这一严重违法的高度危险行为,醉酒驾驶的行为将更加恣意妄为,将使行人等其他交通参与人面临极其严重的威胁,这显然违背了我国设立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制度的初衷,破坏了社会和谐。此类判决,为使个别受害人获得保险人的赔偿,不顾纵容醉酒驾驶、不惜牺牲道路交通安全的判决,实属不当。


参考资料
1、《民法总论》,史尚宽著,中国大学出版社出版。
2、《浅谈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的理解与适用》,陈轼,中国法院网。
3、无证驾驶交强险理赔的法律分析 ——兼析《交强险条例》第22条,余香成,中外民商裁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