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2007年第二期

代理词精选

作者:     2016-12-27

案情简介
  台州市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椒江分公司于1996-1998年间开发销售金谷公寓商品房项目。台州市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原为国有独资企业,2000年8月改制为二个民营的有限责任公司,其中之一为台州市金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金谷公司)。金谷公寓旁的河岸长约200多米,2004年5月区水利局对上述河道进行了疏浚,2004年5月13日暴雨后,金谷公寓3、4号楼旁的河岸突然坍塌。由于事关周边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椒江区人民政府召开了政府协调会议,坍塌的河岸马上进行抢修,抢修费用由区水利局与金谷公司各半承担。经抢修,原告共支出了有关费用计70万元。原告金谷公司认为金谷公寓由台州市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椒江分公司开发销售,利润为国有资产,公司在2008年8月改制时已按规定将企业净资产上缴国家。此次河岸抢修工作理应由前企业承担,原告金谷公司与前企业间没有法律上的继承关系,抢修款不应由原告负担。前企业隶属于台州市财政局,市财政局根据有关规定将国有资产的管理职能划归被告即台州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市国资委),因此原告垫付的费用应由被告市国资委承担。故要求被告承担抢修费用70万元并支付利息10余万元。本所律师金颖波律师作为被告代理人参加了庭审活动。
代理词主要内容摘录:
  1、被告不是河岸抢救费用的义务主体。
原告系原台州市建设房地产有限公司改制而成的企业,原台州市建设房地产有限公司属国有企业,在企业改制成功后原企业国有净资产按国家政策规定应划归国库所有,而被告并非国库资金管理者及国有净资产的承接单位,因此,原告主张的所谓“归还义务”不应由被告承担。同时从被告的法定职责来看,被告的法定职责仅是履行对有关国有投资企业行使监管及相关的工作,与原台州市建设房地产有限公司间不存在任何权利义务关系或行政上的管理关系。
因此原告起诉被告要求归还所谓的抢修费用在主体上不能成立。
  2、即使原告起诉的主体正确,原告的诉请也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主要理由有:
  2、1河岸坍塌的原因不明。
  根据有关案件及原告反映情况来看,水利部门疏浚河道不当、暴雨后自然形成或其他原因均有可能造成河岸坍塌,但至今河岸坍塌的原因均未提及,也未查清。如果属建设工程本身质量原因所引起的河岸坍塌,则抢修所产生的债务归属于前企业台州市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承担;如果属于水利部门疏浚河道不当所造成的,则属侵权之债,应当由水利部门承担抢修费用;如属特大暴雨自然所造成的,则归属于意外事件或不可抗力。因此在原因不予查明的情况下,要求被告转承担前企业的责任,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2、2按原告所述,如果要求追究原建设单位台州市建设房地产有限公司的民事责任,有关机关或原告均可以提起对河岸坍塌的原因进行技术鉴定,但原告为了自己今后的业务需要求而自愿承担抢修费,导致本案河岸坍塌的原因无法查明,其责任在于原告本身。
  2、3椒江区人民政府协调会纪要对被告没有约束力。
  协调会所作出的有关决定既涉及行政事务上的按排包括成立抢修、技术、秩序各小组负责各项工作,也确定由原告及水利局各半承担抢修费用。该协调会纪要从群众生活及安全等大局方面考虑,及时作出了各项安排及指示,应当说为人民办了件实事。但从法律层面分析,该协调会纪要仅应对执行政府命令的有关行政机关具有行政上的约束力,而不能对其他第三方产生民事意义上的法律约束力。因此原告以协调会纪要作为依所要求其他方承担修复费用的主张不能成立。
  同时,原告要求其他方返还修复费用的前提基础应当有其他方的授权或其他方负有法定的义务,否则不能将自己承担的责任转嫁给其他方来承担。由于原告没有被告的任何授权,被告也不负有支付该费用的法定义务,而从事实上分析原告承担修复费用的行为实际上具有自愿的性质,因此对原告自愿承担的民事责任依法不应向其他第三方转嫁其责任风险,否则即剥夺了其他第三方抗辨的民事权利。
  2、4河岸坍塌修复属水利部门的法定义务。堤防,护岸等作为水工程,依法应当由水工程管理单位承担保护、管理的职责,在河岸坍塌时承担修复、重建的法定义务。现原告将本属法定部门承担的义务自愿承担后而要求被告支付修复费用没有法律的依据。
  2、5退一步讲,即使本案河岸修复的民事责任应当由原台州市建设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承担,根据改制实施方案及批复的有关规定,也应由原告企业作为原企业权利义务的承接单位,承担与金谷公寓有关的物业管理、房屋质量等方面的权利义务。原改制实施方案载明,原台州市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的债权、债务、历史责任除椒江分公司建造的金谷公寓由金谷公司负责外其他由新台州建设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承接;改制方案批复也载明原企业的债权债务以及相关的权利义务,除椒江分公司建造的金谷公寓由金谷公司负责外,其他由新台州建设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承接和承担。从上述文件规定,这种因金谷公寓建造而形成的权利义务在企业改制前就已经存在,所产生的河岸修复的民事责任不困河岸损坏结果的产生而产生,因此,在原告金谷公司承担原企业权利的情形下,本案抢修费用仍应由原告自己承担,原告要求向前企业或被告追索抢修费用没有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被告认为,原告的起诉无论从主体及实体方面均不能成立,请依法予以驳回。
   该案一审驳回了原告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