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2007年第二期

案例精选--海上货物运输代理合同欠款纠纷案例

作者:     2016-12-27

  裁判摘要:在FOB贸易条件下,发货人根据国外买家的指令交付货代公司出口货物,同时根据惯例委托起内陆运输和出口报关,和提供其出口报关所需的商业发票、装箱单等单证,人民法院在货代公司不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与发货人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的情况下,仅凭上述单证不能认定双方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
  原告: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温州公司,住所地温州市新城大自然水景苑阿尔凡大厦3楼。
  负责人:戴慧慧,该分公司经理。
  被告:台州大丰机电有限公司,住所地温岭市泽国镇水仓工业区泽楚路588号。
  法定代表人:夏建国,该公司董事长。
  原告因与被告发生海上货运代理合同欠款纠纷,向宁波海事法院温州法庭提起诉讼。
  原告诉称:2005年6月间,原告接受被告委托,为被告办理货物出口运输手续,并垫付海运费3100美元,但被告至今未付。由此,请求判令被告偿付原告海运费3100美元极其自货物出运之日一个月后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按日万分之二点一利率计算),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提供以下证据:1、商业发票、装箱单、出境货物换证凭条、被告出具的函件、提单样本校对确认件及提单复印件各一份。用以证明被告委托原告办理货物出口运输手续。2、利息计算清单1份。用以证明被告应按清单所列支付原告利息。3、货代发票、电汇凭证、汇款明细清单各1份。用以证明原告已垫付海运费。4、申请法院向中国宁波外轮代理有限公司调取该公司收到涉案提单货物运费的证明1份。用以证明原告已垫付海运费。
  被告辩称:原、被告不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被告无须支付原告海运费。本案货物被告与国外客户约定价格条件是FOB,海运费是国外客户支付。
  被告提供了以下证据:1、与国外买方的形式发票。用以证明本案货物的价格条件是FOB。2、国外买方给被告的传真。用以证明海运费由国外买方支付。3、原告开具的包干费950元货代发票、被告支付包干费的电汇凭证。用以证明被告已按约支付内陆包干费。
  经庭审质证,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认为:证据1中的商业发票、装箱单、出境货物换证凭条、被告出具的函件真实性无异议,但只证明被告委托原告办理货物内陆运输和报关和装箱单记载的货物系20尺货柜,而原告要求支付的系40尺货柜的海运费。提单样本校对确认件及提单复印件真实性和证明对象均不予认可。证据2是原告提供的单方证据,被告没有委托原告办理货物出口海上运输,因而无需支付海运费利息。证据3和4无异议。
  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认为:证据1和2,被告不能证明其提供的证据是传真原件,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且外贸合同约定的FOB价格条件与运输合同无关。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且能够证明双方之间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
  法院经审查认为:原告证据1中提单样本校对确认件和提单所记载的提单号、船名、航次、与被告出具给原告的函件记载一致,至于托运人名称NANJING WINCE TRADE CO,LTD.,已经被告当庭确认即上述函件中所指的“南京云端公司”,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均予以认定。证据2可作为当事人陈述处理。证据3和4可以反映海运费垫付过程,被告无异议,予以认定。原告对被告证据1和2的异议成立,该2份证据不予采用。证据3原告无异议,予以认定。
  根据以上证据,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依据其与MSM TRADING & INDUSTRIAL CO,LTD.之间的买卖合同,向原告出具商业发票、装箱单、出境货物换证凭条等单证,委托办理上述买卖合同项下125箱、FOB宁波16690美元、毛重11415公斤、体积22.81立方米的电焊机出口货物运输事宜。此后,货物转由宁波致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交MEDITERRANEAN SHIPPING COMPANYS.A,GENAVA.承运。2005年6月30日,货物在宁波装船出运,中国宁波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作为承运人的代理人签发了编号为MSCUNG740342提单,提单记载托运人为NANJING WINCE TRADE CO.LTD.,船名和航次为“MSCLINZIE-0526R”,目的港为叙利亚LATTAKIA,货物为437箱电焊机等,毛重24282.6公斤,体积58立方米,运费预付。2005年9月5日,原告向被告开具了金额为人民币950元的包干费发票,被告于同月12日汇付。同月20日,被告致函原告,要求退回核销单,并承诺配合解决原告与货物买方之间的海运费纠纷。另查明,中国宁波外轮代理公司已于2005年7月21日向宁波致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收取MSCUNG740342提单项下海运费2829.20美元。同年8月6日,宁波致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向原告开具金额为3057.45美元(已扣减佣金61.25美元)的海运费发票,原告于该月22日汇付。
  法院认为:被告系本案争议运费所涉货物的发货人,其向原告提交货物单证,由原告再转而委托宁波致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办理货物运输事宜,应当认定原、被告之间构成货运代理合同关系。至于货物买卖合同如何约定价格条件,不影响原、被告之间依据该货运代理合同所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原告作为被告的货运代理人,有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九十八条的规定,要求被告偿还海运费垫付款极其利息。被告以与货物买方之间存在FOB价格的约定,抗辩不对原告负担除内陆运费之外的其他费用,与法无据,不予采信。
  对照装船提单和装箱单、商业发票、该提单项下58立方、437箱货物除被告的22.81立方、125箱电焊机外,尚有其他4种货物。原告未举证证明其余货物也系被告委托出运,双方之间货运代理合同应限于125箱货物。原告为该提单项下货物向宁波致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所垫付的海运费等,再加上可得佣金,共计3118.70美元,被告应按货物体积比例予以负担,计1226.51美元。原告诉请按日万分之二点一利率计算海运费利息,尚为合理,但利息应自其实际垫付之次日即2005年8月23日起算。原告诉讼请求,有理部分予以支持,超过部分不予保护。被告关于其出运的货物仅占40尺货柜的一部分,不应按整柜收取运费的抗辩有理,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九十八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 被告台州大丰机电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原告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温州分公司海运费垫付款1226.51美元(按判决之日汇率,折合人民币为9290元)极其利息(利率按每日万分之二点一计算,自2005年8月23日计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二、 驳回原告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温州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不服一审判决,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诉称:上诉人仅仅委托被上诉人办理内陆运输和出口报关等,并没有委托被上诉人办理海上货物运输事宜。本案上诉人向一审法院提供的证据形式发票,证明上诉人与国外买家约定的价格条件是FOB宁波,根据FOB的贸易条件,买家负责租船定舱,支付海运费。约定的支付方式是前T/T,也就是货物装运前买家已付清全部货款。运输是服务贸易的。上诉人在货物装运前已收到买家的货款,然后根据买家的指令交付被上诉人货物,并按照惯例委托被上诉人办理内陆运输和出口报关,同时交付出口报关所需的单证。一审法院在被上诉人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双方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的情况下,仅仅依据上诉人委托被上诉人办理出口报关的单证和委托被上诉人办理内陆货物运输代理事宜,即认定两者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显然系认定事实错误。本案虽然标的很小,但本案是FOB贸易条件,前T/T付款,由国外买家指定货代,并由其支付海运费,货代直接交付国外买家提单的典型案例,本案的意义远非金钱能够衡量。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撤消一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请求,或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辩称:1、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被上诉人向一审法院提供了涉案货物的商业发票、装箱单、出境货物换证凭条以及上诉人出具给被上诉人的函件、提单样本核对确认件和提单复印件等一系列的证据,足以证明被上诉人与上诉人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2、被上诉人为上诉人垫付运费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本案中,被上诉人为证实已经为上诉人垫付涉案运费的事实,依法向一审法院提供了货代发票、电汇凭证、汇款明细清单等一系列证据,以及向一审法院申请向宁波致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中国宁波外轮代理有限公司调取涉案货物运费的付款凭证及专用发票,充分证明了被上诉人已为上诉人垫付运费的事实。综上,被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恳请二审法院依法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驳回上诉。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综合双方的理由,本案当事人之间的争议焦点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是否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从本案当事人提供的证据看,当事人之间并未签订任何形式的货运代理合同,被上诉人认为两者之间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的主要证据是涉案货物的商业发票、装箱单、出境货物换证凭条以及上诉人出具给被上诉人的函件、提单样本核对确认件和提单复印件等。上诉人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无异议,但认为上述证据并不能证明两者存在货运代理合同关系,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提交上述单证,只是根据国外买家指定,委托被上诉人办理陆地运输和出口报关手续。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本案双方当事人既未签订书面的海运代理合同,也未签订书面的陆运和出口报关代理合同,根据海运需要和报关规定,上诉人无论是委托被上诉人办理海运代理还是报关代理,均需向被上诉人提交上述单证,且上诉人提交的其与买家签订的外贸合同显示,外贸合同的价格条件是FOB,进一步说明了上诉人有可能根据买家的指令交付被上诉人涉案货物的情况。原审法院仅凭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提交上述单证及上诉人为发货人,即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依据不足,鉴于本案当事人未签订书面委托合同,仅凭现有证据难以确定当事人间的法律关系,根据谁主张谁举证原则,被上诉人作为主张方,其应当对此承担不利后果。
  二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虽能证明其已完成涉案货物的托运事务并垫付了海运费,但其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涉案货物系上诉人委托,其要求上诉人支付海运费的主张不能成立。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上诉理由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一款、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 撤消宁波海事法院(2007)甬海法温商初字第15号民事判决;
  二、 驳回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温州分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 二审案件受理费490元,均由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温州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