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2007年第二期

实习感悟--象律师一样思考

作者:     2016-12-27

毕业后选择进入律师事务所做律师,这出乎大多数朋友的意料。走进利群律师事务所前,乃至首次和主任会面之后的相当长时间内,我都没能抹去律师那层神秘的印象。转眼间在利群所已经五个月了,五个月来,我在时不时的犯错和一次次的尝试中,细细品味着理论与实务的巨大反差,慢慢地学会象律师一样思考。
  来到律所的第一天我就随指导律师去玉环参加一个加工定作合同纠纷的开庭。在律所里第一次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新鲜、好奇的。如今回想那一次庭审,自己都觉得嫩得可笑:一来对于加工合同所谓的产品、原料、模具、行情之类不熟;二来案件证据也不多,事实不容易辨清。于是那次开庭我就跟听戏一样,听听这边有理,听听那边也有理,一时无从判断。如今想来我烦恼的是法官的事。律师和法官看问题的方法是不同的。法官的思维是典型的逻辑“三段论”。律师通常是把三段论倒过来用:站在当事人的立场上,围绕诉讼请求,寻找能够支持当事人请求的法律法规和证据,展开论述。是承认是反对,律师需要有个明确的倾向性观点。第一次开庭,指导律师就给我上了铭心的一课。
  实习继续,我越发感到法律知识的缺乏,法律理解的肤浅。学生时代习惯沉浸于法学理论中,高谈阔论,动不动就上升到道德沦丧、法制不健全的高度。上过几节课,问了几个问题,写过某个课题的论文,就自以为是半个专家。实习后才发现,法律的规定是很细致的,细细钻研下去,能够吃透某一个方面的法律已属不易。红本白本的法条只能提供大概的框架,细查下去就某个问题,也许共和国的最高司法机关或者国务院的那个部委有更具体的批复、通知,或者本省政府和法院对此问题也有详尽的操作规则,而且这些解释之间可能存在不同。这些都是需要了解掌握的。同时法律知识需要不断更新。在这五个月的实习期间,《反垄断法》、《劳动合同法》、《律师法》、“民事诉讼法修改”等相继出台。回首7年的法学院生涯,原来学到的还是凤毛麟角。恶补法条,路漫漫其修远!
  关于诉讼的程序,N本教科书中有过讲述,对于诉讼法专业毕业的我来说,更是熟得不能再熟。然而理论实践存在巨大的反差,且不说第一次开庭就颠覆了几年的传统法律思维,我的第一次证据目录制作也是失败。记得那一次指导律师让我做一个证据目录。我想目录不就是用Excel做张表,罗列一下收据、协议、通知、报告之类的证据吗!做完我把证据目录交给律师时,当时他什么也没说。过了几天他让我把他做的证据目录送到法院,我看了,同样是一张表格,但是律师的侧重点放在证据内容和证明对象上,从中清晰地读出他的思路和意图。目录制作,原来依赖于大脑中业已形成的代理思路!开庭次数多了,慢慢体会到庭审中的诸多细节。所有的调查和辩论都是围绕着诉讼请求展开。有时法官或者对方律师会有意思无意识地偏离这个主题,这时就需要提醒。律师常提醒我:辩论不抓住主题,说的越多离题越远。法庭上法官主导整个过程,法官可以发问,仔细观察,有时法官发问的过程中透露着他对案子本身的看法,这也是律师需要留意的。开完庭后核对笔录也要谨慎,书记员可能不一定有那么好的法律修养,出现记录错误也是难免的;有时当事人语速快了,她们未必能记下来。总之律师的工作真是不厌其细。
  做律师还要注重礼仪。率性在学生时代是洒脱,但当事人需要的不是律师洒脱的个性,而是律师能够提供的法律服务。没人喜欢打官司,当事人选择诉讼程序是很严肃的,因此接待当事人也应当认真,诸如转笔之类的小习惯都是不礼貌的。律师不仅要站在当事人的立场上,理解当事人的处境;还应当站在当事人的对立面,分析客观的证据材料,才能发现问题。与人交往过程中,既便是对手也应当给予最基本的尊重。记得有一次开庭,对方律师长篇累牍地重复一个偏离诉讼请求的话题,我听着听着忍不住就摇起头,笑起来。事后我的指导律师批评了我:别人发言的时候,认真听,不要随意地笑,否则别人会觉得你在嘲笑。同样摇头也是对人的否定或鄙视。你不尊重别人,如何获得别人的尊重。
  五个月多的律所生活让我长进不少,我学着象律师一样思考,慢慢地从法律业余爱好者向职业律师蜕变。任何事情,如果只是业余爱好者的级别,那就成不了气候。“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律师的工作不厌其细,动作要快、工作要细、脑子要活。“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