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2007年第一期

代理词摘要-一起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中的法律分析

作者:     2016-12-27

  [案情简介]原台州市建设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系国有企业,经台产权办[2000]8号“关于同意台州市建设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改制实施方案的批复”文件批准,改制为新设的二个有限责任公司,其中一家为台州金谷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根据改制政策及扶持企业的精神,原国有企业国有净资产决定留用改制后企业一段时间,并以优惠的利率由忙改制企业按时支付。新设的台州金谷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金谷公司)与原告台州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国资公司)订立了“国有资产(款项)收缴协议书”一份确定了分期还款的具体内容。
  在协议履行过程中的2004年,金谷公司改制时承接管理的金谷公寓(由原台州市建设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开发)3、4号楼河岸突然发生坍塌,经椒江区人民政府协调会纪要决定,金谷公司与椒江区水利局各半承担河岸的修复费用,金谷公司称承担实际修复费用近70万元。对该项费用,金谷公司向国资公司及台州市财政局提出要求在留用的国有净资产中予以扣减,但其要求未能满足,金谷公司遂对未归还部分的国有净资产款项不予归还,国资公司为此委托本所律师金颖波作为代理人向椒江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其归还留用的款项,而金谷公司则答辩要求扣除其支付的修复费用。
  庭审中,审理法院归纳了主要争议焦点:
  1、国资公司与金谷公司订立的“国有资产(款项)收缴协议书”是行政合同还是民事合同,人民法院是否具有管辖权。
  2、金谷公司要求扣减的理由是否成立。
代理词主要内容摘录如下:
一、“国有资产(款项)收缴协议书”是一份平等民事主体间订立的合同。
  首先我们应当对行政合同及民事合同的概念及两者的区别作一下分析:
  所谓行政合同又称行政契约,是指行政主体以实施行政管理为目的,与行政相对一方就有关事项经协商一致而达成的协议。行政合同与民事合同的区别主要表现:第一、签订合同的目的不同。签订行政合同主要目的也即占支配地位单位的目的是为了实施行政管理,从而产生、变更或消灭行政法律关系。如有关综合治理、计划生育、环境保护、城市建设拆迁补偿合同等协议。而签订民事合同的目的通常是为实现个人或组织的利益,或者是为了产生、变更和消灭民事法律关系。第二,合同双方所处地位不同。民事合同双方地位相同,而行政合同双方当事人的法律地位是不完全平等的,行政合同的不平等性表现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行政机关对签订合同具有强制性,行政主体具有单方面解除合同的权力,作为合同一方当事人的行政机关有监督相对一方的权力,相对一方是不是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合同,如果违反合同规定,行政主体有权监督对方,行政主体拥有单方面的制裁权,相对方不按照合同办事的时候,行政机关可以根据法律的规定采取制裁措施。第三、行政合同内容涉及到行政法律关系,具体地说行为行政主体一方履行合同的主要方式是通过实施行政管理职权实现的,而对于非行政主体一方当事人来说,履行合同的主要方式是履行行政法上的义务。因此,判断某一合同是行政合同还是民事合同,是看该合同是在形成、变更或消灭行政法律关系还是在形成、变更和消灭民事法律关系。
  本案争议的“国有资产(款项)收缴协议书”仅在其合同名义“收缴”一词中具有一点行政性质外(而名称的表述方法不能成为判断合同类型及性质的标准),其余特征均表现为民事合同性质。1、从主体法律地位上看,金谷公司属新设的有限责任公司,其投资主体是自然人,是市场主体中的普通一员,有权根据公司章程规定,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对自己企业的经营、决策等事项自由处置,而无需向任何国有资产管理机构履行审批、汇报等义务;它不再属于国有企业,与国有企业监督管理机关间也不具有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      2、原国有企业改制所有的国有净资产所有权归属于国家所有,国家有关机关为了保证改制企业发展中资金上的需求,根据改制企业的要求留用给改制后企业使用,一方面有改制政策的规定精神,另一方面,是否需要求及留用金额的大小取决于改制企业自己本身的实际情况,而不是行政上的强制。3、虽然原告国资公司根据国家有关机关的授予权与金谷公司订立合同,但与金谷公司间的法律地位完全是平等的,所订立的合同均是  二个平等主体间的意思表示,如合同是否订立、留用金额的大小、使用资金的时间、利率优惠幅度、违约的处理等合同内容均是通过双方协商之后确定的,而不是国资公司一方根据行政规定而单方面确定;且合同内容也不具有任何行政上的权利义务性质。4、金谷公司履行的还款义务是资金借用方在民事法律上的义务,而不是行政法律上的行政义务。在金谷公司不履行还款义务而违约的情况下,国资公司不具有行政法律上强制制裁力,不能对金谷公司采取罚款、没收、停业等任何强制制裁。
因此,本案的合同纠纷不属于行政合同,而属于一个普通的民事合同纠纷,人民法院具有管辖权。
  二、关于金谷公司要求扣减的请求是否成立的问题。
对此,代理人认为金谷公司要求提减的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可以说明;
  1、河岸坍塌的原因不明。
根据有关案件及金谷公司反映情况来看,在河岸坍塌前的当天下午,椒江区水利部门对上述河道进行了疏浚,当夜色暴雨后河岸即坍塌,因此造成河岸坍塌的原因可能有水利部门河道疏浚不当、暴雨后自然形成或其他原因等多方面造成河岸坍塌,但有关部门未对此进行技术鉴定,导致河岸坍塌的原因至今未能查清。
金谷公司根据椒江区人民政府的通知参加了协调会议,在会议确定金谷公司因承接原国有企业的权利义务而承担修复费用的情况下,本应当对河岸坍塌的原因提出技术鉴定的合理请求,但由于金谷公司没有提出这一合理要求,导致本案责任无法确定。因此,造成这一后果的责任应当由行为人金谷公司自己承担。
  2、金谷公司为了社会大局先予承担修复费用的行为应予支持,但如要求其他方承担修复费用的前提基础应当有其他方的授权或其他方负有法定的义务,否则不能将自己承诺承担的责任转嫁给其他方来承担。由于金谷公司事前没有其他方的任何授权,国有净资产承担单位也不负有支付该费用的法定义务;同时从事实上分析金谷公司承担修复费用的行为实际上具有自愿的性质,因此对金谷公司自愿承担的民事责任依法不应向其他第三方转嫁其责任风险,否则即剥夺了其他第三方抗辨的民事权利。
  3、椒江区人民政府协调会纪要对其他方没有约束力。
协调会所作出的有关决定既涉及行政事务上的按排包括成立抢修、技术、秩序各小组负责各项工作,也确定由金谷公司及水利局各半承担抢修费用。该协调会纪要从群众生活及安全等大局方面考虑,及时作出了各项安排及指示,应当说为人民办了件实事。但从法律层面分析,该协调会纪要仅应对执行政府命令的有关行政机关具有行政上的约束力,而不能对其他第三方产生民事意义上的法律约束力。因此金谷公司以协调会纪要作为依所要求其他方承担修复费用的主张不能成立。
  4、河岸坍塌修复属水利部门的法定义务。根据水法等有关法律规定,堤防,护岸等作为水工程,依法应当由水工程管理单位承担保护、管理的职责,在河岸坍塌时承担修复、重建的法定义务。现金谷公司将本属法定部门承担的义务自愿承担后而要求其他方支付修复费用没有法律的依据。
  5、即使本案河岸修复的民事责任应当由原台州市建设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承担,根据改制实施方案的有关规定,也应由金谷公司作为原企业权利义务的承接单位,承担与金谷公寓有关的物业管理、房屋质量等方面的权利义务。
  因此,金谷公司要求其他方承担修复费用的请求没有充分的事实与法律依据。
附注:本案经过几次开庭审理并上报上级法院审核后,判决支持国资公司的诉讼请求,对金谷公司要求承担修复费用的主张不予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