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2006年第二期

此炸药非彼炸药(杨彬辉犯抢动劫罪的定性改变及自首之认定纪实)

作者:     2016-12-27

“炸药”是这样做成的
2005年6月8日,被告人刑小兵、杨彬辉从陕西省宝鸡市来到台州市椒江区,买来烟花,然后将烟花的表面拆开,再用废电线、胶布缠绕,改制成爆炸物品,“炸药”就此形成。
“炸药“的作用
根据刑小兵及杨彬辉的陈述,该“炸药”是用来吓人的,主要是想以此抢劫,且“炸药”根本不会正常爆炸,因为“炸药”原导火线已经被拆除,现有的只是利用原拆除下来的导火线再通过胶布绑到“炸药”外层,致使达到视觉上的导火线效果,实际上根本不能以此正常引爆“炸药”。
抓获经过及交代经过
2005年6月13日,刑小兵之前因与他人一起犯有抢劫等罪,因此,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在侦查过程中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抓获刑小兵和杨彬辉。刑小兵起初曾拒不交代犯罪行为,但在大量人证、物证面前才交代了除与杨彬辉为了抢劫制造“炸药”以外的犯罪事实,而杨彬辉则在抓获后即交代了与刑小兵一起制作“炸药”,准备抢劫他人的事实经过。

辩护焦点
最初,侦查机关对杨彬辉的定性为抢劫罪。我在多次接见杨彬辉后,进一步了解了案件事实经过,初步认为侦查机关对案件的定性应该是正确的,且存在一个法定情节,即抢劫还在预备阶段,还没有实施。但公诉人在向法院提交的起诉书所指控罪名却是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我认为公诉人的观点的依据是由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所作的椒公刑技字(2005)0057号检验意见书。意见书认为此次检验的二捆物品都具有:1、炸药2、盛装物3、导火索(起爆器材),因此,此二捆物品符合爆炸装置的构成要件,认定该二捆物品系爆炸装置。且根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非法制造爆炸装置的就可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另根据《刑法》规定,一般情节的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和抢劫罪量刑幅度相同,均为有期徒刑3年以上10年以下,对于预备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本案中杨彬辉为实施一个犯罪目的,而其犯罪行为方法和结果同时触犯了两个罪名,即犯罪行为方法为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目的是为了抢劫,故根据重行为吸收轻行为原则,指控杨彬辉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为此,我又多次会见杨彬辉,了解其犯罪意图及该“炸药”的制造情节,并认真、细致阅读了整个卷宗,最后认为公诉机关对本案的定性不准确,本案杨彬辉的行为应构成抢劫罪(预备)且属自首。并结合案件事实与相关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写了一份2000多字的《关于被告人杨彬辉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一案的几个阅卷后意见》,交给公诉机关和审判机关各一份,充分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为自己的辩护成功争取主动。后来案件在开庭审理时,公诉人当庭采纳了本人提出关于杨彬辉属自首的情节,但没有对杨彬辉的犯罪行为定性进行改变,致使控、辩双方的最终焦点全集中在案件的定性上。
法院认为
虽然,本案查获的二捆物品经公安部门检验认定含有炸药成份属于爆炸装置,但并非刑法意义上的爆炸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并没有将烟花爆竹列入刑法规定的爆炸物的调整范围,只将制造烟花爆竹的主要原料烟火药列为刑法调整的对象,而制造烟火药达到一定量才能构成犯罪。本案中,被告人将烟火爆竹用废电线、胶布缠绕,改制成所谓的爆炸装置,不但不能提交爆炸威力,反而降低原有威力,不足以危害公共安全,即犯罪客体不构成,其主观上仅为实施抢劫而准备了恐吓被害人时使用的作案工具,不符合非法制造爆炸物罪的构成要件,属于抢劫预备。公安机关虽以犯罪嫌疑抓获被告人杨彬辉,但仅怀疑其参与绑架、抢劫丁某某、郭某某,并未掌握杨彬辉为实施抢劫而准备作案工具爆炸物品的事实,杨彬辉主动交代犯罪事实,并带公安干警查获作案工具,应当认定其构成自首,依法可予以从轻处罚,并认为辩护人所辩与事实相符,予以采纳,依法可以减轻处罚。
案件判决后感想
我在办理这个案件过程中,所提出的两个辩护观点已被法院全部采纳,应该说辩护比较成功,但我认为在本案中可折射出几个问题:
1、律师会见当事人不能流于形式。会见当事人是律师辩护过程中比较重要的一项工作,对当事人来说律师就是他们的“救星”,当事人对律师才会讲出整个案件的真实情节,所以律师必须做好当事人的思想工作,最大程度了解案件发生的前因后果,为以后辩护打下扎实基础,不能在会见时流于形式,做个当事人和其家属的传话简。
2、认真、细致阅读卷宗,做好阅读记录。查阅卷宗是律师办理刑事案件的主要环节,也是律师熟知案件情况的主要手段,故律师阅读笔录,能最大程度确保案件实体公正及程序合法。
3、庭前与公诉人、法官进行案件意见交流尤其必要。考虑我国现有的刑事制度,律师在整个辩护过程中相对较被动,律师庭前与公诉人及法官进行业务交流,能够使公诉人及法官提前了解当事人的一些有利情节,同时牵引法官对整个案件的理解思路,对当事人负责。
4、目前侦查机关、公诉机关对被告人的无罪、罪轻或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辩解重视不够,观其讯问笔录,讯问方式基本全是靠向当事人有罪方面,这就更需要律师从中发挥作用。
“炸药”是这样做成的
2005年6月8日,被告人刑小兵、杨彬辉从陕西省宝鸡市来到台州市椒江区,买来烟花,然后将烟花的表面拆开,再用废电线、胶布缠绕,改制成爆炸物品,“炸药”就此形成。
“炸药“的作用
根据刑小兵及杨彬辉的陈述,该“炸药”是用来吓人的,主要是想以此抢劫,且“炸药”根本不会正常爆炸,因为“炸药”原导火线已经被拆除,现有的只是利用原拆除下来的导火线再通过胶布绑到“炸药”外层,致使达到视觉上的导火线效果,实际上根本不能以此正常引爆“炸药”。
抓获经过及交代经过
2005年6月13日,刑小兵之前因与他人一起犯有抢劫等罪,因此,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在侦查过程中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抓获刑小兵和杨彬辉。刑小兵起初曾拒不交代犯罪行为,但在大量人证、物证面前才交代了除与杨彬辉为了抢劫制造“炸药”以外的犯罪事实,而杨彬辉则在抓获后即交代了与刑小兵一起制作“炸药”,准备抢劫他人的事实经过。

辩护焦点
最初,侦查机关对杨彬辉的定性为抢劫罪。我在多次接见杨彬辉后,进一步了解了案件事实经过,初步认为侦查机关对案件的定性应该是正确的,且存在一个法定情节,即抢劫还在预备阶段,还没有实施。但公诉人在向法院提交的起诉书所指控罪名却是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我认为公诉人的观点的依据是由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所作的椒公刑技字(2005)0057号检验意见书。意见书认为此次检验的二捆物品都具有:1、炸药2、盛装物3、导火索(起爆器材),因此,此二捆物品符合爆炸装置的构成要件,认定该二捆物品系爆炸装置。且根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非法制造爆炸装置的就可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另根据《刑法》规定,一般情节的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和抢劫罪量刑幅度相同,均为有期徒刑3年以上10年以下,对于预备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本案中杨彬辉为实施一个犯罪目的,而其犯罪行为方法和结果同时触犯了两个罪名,即犯罪行为方法为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目的是为了抢劫,故根据重行为吸收轻行为原则,指控杨彬辉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为此,我又多次会见杨彬辉,了解其犯罪意图及该“炸药”的制造情节,并认真、细致阅读了整个卷宗,最后认为公诉机关对本案的定性不准确,本案杨彬辉的行为应构成抢劫罪(预备)且属自首。并结合案件事实与相关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写了一份2000多字的《关于被告人杨彬辉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一案的几个阅卷后意见》,交给公诉机关和审判机关各一份,充分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为自己的辩护成功争取主动。后来案件在开庭审理时,公诉人当庭采纳了本人提出关于杨彬辉属自首的情节,但没有对杨彬辉的犯罪行为定性进行改变,致使控、辩双方的最终焦点全集中在案件的定性上。
法院认为
虽然,本案查获的二捆物品经公安部门检验认定含有炸药成份属于爆炸装置,但并非刑法意义上的爆炸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并没有将烟花爆竹列入刑法规定的爆炸物的调整范围,只将制造烟花爆竹的主要原料烟火药列为刑法调整的对象,而制造烟火药达到一定量才能构成犯罪。本案中,被告人将烟火爆竹用废电线、胶布缠绕,改制成所谓的爆炸装置,不但不能提交爆炸威力,反而降低原有威力,不足以危害公共安全,即犯罪客体不构成,其主观上仅为实施抢劫而准备了恐吓被害人时使用的作案工具,不符合非法制造爆炸物罪的构成要件,属于抢劫预备。公安机关虽以犯罪嫌疑抓获被告人杨彬辉,但仅怀疑其参与绑架、抢劫丁某某、郭某某,并未掌握杨彬辉为实施抢劫而准备作案工具爆炸物品的事实,杨彬辉主动交代犯罪事实,并带公安干警查获作案工具,应当认定其构成自首,依法可予以从轻处罚,并认为辩护人所辩与事实相符,予以采纳,依法可以减轻处罚。
案件判决后感想
我在办理这个案件过程中,所提出的两个辩护观点已被法院全部采纳,应该说辩护比较成功,但我认为在本案中可折射出几个问题:
1、律师会见当事人不能流于形式。会见当事人是律师辩护过程中比较重要的一项工作,对当事人来说律师就是他们的“救星”,当事人对律师才会讲出整个案件的真实情节,所以律师必须做好当事人的思想工作,最大程度了解案件发生的前因后果,为以后辩护打下扎实基础,不能在会见时流于形式,做个当事人和其家属的传话简。
2、认真、细致阅读卷宗,做好阅读记录。查阅卷宗是律师办理刑事案件的主要环节,也是律师熟知案件情况的主要手段,故律师阅读笔录,能最大程度确保案件实体公正及程序合法。
3、庭前与公诉人、法官进行案件意见交流尤其必要。考虑我国现有的刑事制度,律师在整个辩护过程中相对较被动,律师庭前与公诉人及法官进行业务交流,能够使公诉人及法官提前了解当事人的一些有利情节,同时牵引法官对整个案件的理解思路,对当事人负责。
4、目前侦查机关、公诉机关对被告人的无罪、罪轻或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辩解重视不够,观其讯问笔录,讯问方式基本全是靠向当事人有罪方面,这就更需要律师从中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