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2006年第二期

车辆变更用途后发生事故,保险公司应否承担保险责任?

作者:     2016-12-27

一、案件基本事实
王某于2005年2月购得一货车,并按自用货车向甲保险公司投保,投保险种包括自用货车损失险和第三者责任险等,保险期限为一年。双方在投保单、保险单中特别约定:“营运性车辆按非营运性车辆投保,发生事故,保险人不予赔偿”,“保险车辆变更用途或危险程度增加,被保险人须书面通知保险人并办理批改手续。未办理批改手续的,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并在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中亦有类似的约定。同年5月,王某为该车办理了营运证。同年12月,王某驾车与某轿车发生碰撞,造成对方汽车及人身损失。经交警部门认定,王某在本次事故中负主责。后经调解,王某赔偿了对方的经济损失。随后,王某即向甲保险公司提出索赔请求。甲保险公司认为,王某在变更车辆用途后没有办理批改手续,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甲保险公司对本案事故没有保险责任。王某不接受,向法院提起了诉讼。甲保险公司委托本人代理本案。
二、对方当事人的主要观点
王某认为甲保险公司应当对本案事故承担保险责任,在诉讼中提出以下观点:
(一)、办理营运证的目的是为了自己运货方便,但从未以营利为目的而营运过。
(二)、甲保险公司没有尽到告知义务,王某不知道办理营运证后是否需要及如何办理批改手续。
(三)、保险单中特别约定的内容属于免责条款的范畴,甲保险公司没有依法对免责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作明确的说明,应当认定为无效。
三、对本案的代理思路的确定
针对王某的观点,本人对本案的代理方向进行了分析。如果仅仅按照保险单中特别约定的内容展开的话,那么该部份的内容很可能将被认定为免责条款而无效。因为,《保险法》第17条规定:“保险合同中规定有保险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而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对〈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的“明确说明”应如何理解的问题的答复》(2000年1月24日法研[2000]5号)指出,“明确说明,是指保险人在与投保人签订保险合同之前或者签订保险合同之时,对于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免责条款,除了在保险单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处,还应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严格按照上述规定进行审查的话,本案仅凭投保单的签署以及投保单、保险单中相关内容,很难认定甲保险公司已经履行了“明确说明”的义务。因此,本案的关键还是在于如何理解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中的相关内容。本人认为可以从合同义务、违约责任的角度来认识、解释,并以此作为本案的处理方向。
五、本人提出的主要观点
在理清思路后,本人认为甲保险公司对本案事故没有保险责任,主要理由如下:
(一)、根据《浙江省道路运输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从事运输经营活动,必须办理营运证。因此,王某办理营运证行为的本身,即可证明其营运的目的以及将车辆的用途从自用变更为营业用的事实。
(二)、王某在投保单上签署的事实,可以证明甲保险公司已经履行了告知义务。
(三)、第三者责任条款关于“保险车辆变更用途或危险程度增加,被保险人须书面通知保险人并办理批改手续。未办理批改手续的,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的约定,是保险合同关于投保人的合同义务以及违约责任的约定,而不属于免责条款,理由如下:
1、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在合同变更和终止部分,约定“投保车辆变更用途,被保险人须书面通知保险人并办理批改手续”;在合同义务部分,约定“从事非营业用机动车从事营业运输,被保险人应当事先书面通知保险人并办理申请批改手续,如不履行上述义务,保险人有权不予赔偿”。上述约定可以明确:(1)、投保车辆变更用途、从非营业用转为营业用,这是对合同的重大变更(因为这涉及到危险程度的增加以及保险费的上调,需要对合同权利义务作出重新安排)。(2)、王某负有重大的合同义务,即如从事营业运输、变更用途,应当办理申请批改手续的义务;违反该义务所产生的违约责任是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因此,双方在保险合同中对合同义务、违约责任的约定,不能简单认定为免责条款。
2、保险合同本身具有特殊性,在合同权利、义务以及违约责任方面均显著区别于一般的合同。(1)、保险合同中,被保险人的主要权利是保险事故发生时获得赔偿,其主要义务除了支付保险费之外,便是危险通知义务以及及时申请办理批改手续等的义务。(2)、在保险合同中,被保险人违反合同义务,所应当承担的违约责任的主要表现形式是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
(四)、王某变更车辆用途后没有办理批改手续,违反了保险合同中约定的相关义务,应当承担甲保险公司对本案事故不承担保险责任的违约责任。
六、本案的审理结果以及由此引发的思考
本案的审理法院最终认为本人的观点成立,认定“王某变更车辆用途后,未办理批改手续,甲保险公司按约定不承担保险责任”,因此驳回了王某的诉讼请求。
本案令人引发对保险合同纠纷案件特别是其中涉及免责条款案件的一些思考:在保险合同纠纷中,对保险条款的认识、分析必须全面、准确,这是关系到保险责任的重要根据;对于保险合同中类似“保险人不予赔偿”的内容,不能想当然地认定为免责条款;车辆投保后,不能以为发生事故后保险公司一定能够赔偿,投保人必须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