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2006年第一期

论文精选1

作者:     2016-12-27

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出资若干问题探究
——浙江利群律师事务所周显根
内容提要:本文从股东出资形式构成条件入手,分析和探讨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非货币财产出资的标的物范围并对劳务、特许经营权、设定担保财产能否成为股东出资标的物进行了合理性分析后,得出了肯定性的结论;同时对股东在公司清算期间,债权人有权要求股东在未到期认缴的出资额范围内承担责任和分期出资股东转让股权产生的出资责任问题进行了有益的研究,从而提出了加强公司资产流向法律制度设计的建议,确保公司股东和债权人利益的优化。
关键词:股东 股东出资标的物 构成条件 责任承担
《公司法》作为规范市场民事主体的基本法律规范,它的修改和调整,一直来为理论界、实务界所关注;公司资本制度是公司重要的法律制度,一方面它要体现和保护市场秩序,建立公平市场竞争机制,促进市场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它要鼓励投资者投资,以给投资创造良好宽松的投资环境。新《公司法》在注册资本方面进行了大刀阔斧改革,如在注册资本金额方面不再以不同行业规定不同的最低注册资本,而是以统一的最低注册资本方式决定公司的设立;在注册资本缴纳问题上不再实行一次性认缴,实行折衷资本制度,允许投资者分期缴纳;扩大了股东出资形式并对股东出资形式采用概括性方法予以界定等。上述有关注册资本规定要求,有利于投资者投资,更好地体现了市场营业自由精神;同时在新《公司法》颁布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为配合新《公司法》对公司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的登记管理,重新制定了《公司注册资本登记管理规定》(下称规定),结合新《公司法》、《规定》有关规定,本文试就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出资相关问题提出自已的一窥之见,以求同行指教。
一、股东出资标的物构成条件
新《公司法》第27条规定:股东可以用货币出资,也可以用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非货币财产作价出资;但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得作为出资的财产除外。上述规定可知:可以作为股东出资标的物必须符合以下条件:
1、确定性,即股东出资的标的物必须是客观明确的,而且能用一定的形式加以记载,不得随意变更,这可从新《公司法》第27条已载明的四种出资标的物形式得以全面反映。
2、价值性即新《公司法》第27条规定的非货币财产“可以用货币估价”。资本是股东设立公司进行营利目的基础,也是股东设立公司对债权人初次财产担保;股东出资的标的物,只有具有价值性,才能实现出资标的物满足公司生产经营所需,实现出资标的物的价值增值循环运动。
3、可流转性即可以依法进行转让。新《公司法》对股东以非货币财产进行出资必须是“可以依法进行转让”,该规定应当包含两个方面的内涵即一是:出资标的物的可转让性。股东把自已的非货币财产作为出资标的物投资设立公司,必须使该非货币财产权属在公司设立后能顺利地转移给公司归公司所有,以使自已取得完整的公司股东资格,如股东出资的非货币财产标的物不具有可转让性,就有可能构成股东出资瑕疵,从而导致出资瑕疵法律责任的承担。二是可流通性。股东出资的非货币财产标的物成为公司财产后,为实现其价值功能,该非货币财产只有进入流通领域,才能实现它的价值性;如果非货币财产不具有流通功能,不能为设立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营利,就不能产生投资者最基本的目的要求。
4、可兑现性;股东出资的财产在成为公司资本后,能记载于公司会计账簿,能满足公司运营需要,因而用于出资的标的物应当具备可以体现其价值的最基本现象即可以被折价为货币现金,可以用货币进行估价评估。
5、合法性即股东以非货币财产进行出资,必须是法律、行政法规未作禁止性、限制性的规定。
根据上述股东出资构成的条件,作者认为:除《公司法》明文规定出资标的物外,还有下列财产可以作为股东出资标的物:1、以提供一定技术的劳务;2、特许经营权;3、债权;4、股权;5、有价证券;6、字号;7、其他可以确定经济价值并可用货币估价进行转让能为公司经营所需的财产。
二、现行公司登记机关对劳务、特许经营权、担保财产禁止股东作为出资标的物,不符合《公司法》规定要求。
《规定》第8条规定:股东或发起人以货币、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以外的其他财产出资,应当符合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有关规定。股东和发起人不得以劳务、信用、自然人姓名、商誉、特许经营权或者设定担保的财产等作价出资;作者认为:《规定》第8条对股东出资形式作出的限制、禁止并不完全符合新《公司法》有关注册资本中股东出资形式精神实质。
(一)关于非货币财产的出资形式和范围。新《公司法》第27条规定:股东可以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非货币财产作价出资;但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得作为出资的财产除外,故新《公司法》不但列明了股东可以作为出资标的物的财产,而且对其他非货币财产能否作为出资标的物,以“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概括方式予以界定;至于其他非货币财产是否符合出资标的物要求,只要法律、行政法规未予限制、禁止即可,并未规定和授权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非货币财产范围作出规定。同时根据非货币财产具有“可以依法进行转让”的法律属性,根据《合同法》第7条、第52条规定要求,界定是否“可以依法转让”,也只能由法律、行政法规作出评判,而不应由行政规章作出评判,故《规定》第8条对股东出资标的物所作的限制性、禁止性规定不符合新《公司法》第27条规定的精神实质。
(二)从劳务、特许经营权、设定担保财产的法律属性进行分析可知,公司登记机关一律禁止劳务、特许经营权、设定担保财产作价出资,不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规律要求,也不利于投资者创设公司参与市场竞争。
1、关于劳务作价出资问题。什么是劳务,在理论界和司法实践中没有作过统一的界定。一般认为:劳务是活劳动包括体力劳动、智力劳动形式为人们提供某种服务并获取相应财产价值的报偿;它的外在表现形式为某种行为,而这种行为结果通常表现为有形的、可视的并便于评价的;因而,作为单纯意义上的体力劳务,因其完全依附于人身属性的特点且其实施的行为只能获得一定的报酬,自然不能成为注册资本的出资标的物;问题关键在于以智力形式为表现的技术劳务,能否成为股东出资的标的物,各国在公司立法中均采取了不同的态度;如意大利、韩国等国家,在立法中明确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禁止股东劳务出资;美国对劳务出资采取了较为宽松态度;如《美国示范公司法》规定提供劳务的合同是有效的对价,从而使未来劳务成为出资的可能;但鉴于提供劳务出资存在潜在风险,该法又提供了三种可救济机制:设置托管帐户、进行其他限制股份转让安排、可根据支付的股份购买价格将分配利益贷记。我国现行规范性法律文件中,明确允许公民个人以劳务出资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的题意》第46条规定,该规定载明“公民按照合伙协议提供技术性劳务而不提供资金、实物,但约定参与盈余分配的,视为合伙人”。在当今市场经济竞争中,许多公司为了提高公司的市场竞争力,不断邀请高新领域技术人员、专家等以股东身份加入公司,他们在以股东身份进入公司时,无需提供货币资金或其他财产,只要在一定期限内为公司提供劳务即可。同时从技术劳务法律属性分析可以得知股东以技术劳务作为出资标的物,并不违反《公司法》第27条规定,其原因在于:
(1)技术劳务具有确定性。公司把技术劳务作为引进技术人员出资的标的物,已明确了公司所需的劳务技术,该劳务技术是由劳务的人员以一定行为加以表现和记载。
(2)技术劳务具有价值性。其价值性在于劳务人员提供技术劳务时,能为公司带来实在的市场竞争优势并产生积极的经济效益。
(3)技术劳务虽然具有人身依附的特点,但并不排除技术劳务的流转特性,该特性主要体现在劳务人员在提供技术劳务时,与公司其他财产相结合形成了技术劳务让于公司经营活动并最终实现与公司其他财产一并流转,产生积极的经营活动成果;技术劳务的流转特性,也实现了技术劳务具有可兑现性即能以货币估价予以体现。
我们说技术劳务可以成为股东出资的标的物,并非说技术劳务象货币等财产一样无限制地由股东自由投入和退出;鉴于技术劳务出资的特殊性,立法应对股东用技术劳务出资以一定方式加以限制,主要是对提供技术劳务人员在享有公司股份时,法律、行政法规可以设置相应的程序性规定进行限制转让,如对提供技术劳务者的股份由公司进行托管;如其未在一定期限内完成劳务时,限制其股份转让;对其所享分配权益随着技术劳务的贬值,限制其提取或要求其用其他财产承担出资责任等。
2、关于特许经营权能否出资问题。在我国某一民事主体取得特许经营权往往通过两种方式取得即政府依据有关规范性法律文件规定,授予特定企业享有某种经营权,二是当事人以合同约定方式取得特许经营权。作者认为:《规定》把特许经营权一律排除在股东出资形式之外做法是不合理的,其理由:
(1)我国虽然对“特许经营权”未作统一的立法规定,但许多行政部门,根据特许经营的特点,制定了相关规定,如商务部制定的《商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建设部制定的《市政公用企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上述有关规定,只规定享有特许经营权民事主体不得擅自转让、出租特许经营权,并未限制、禁止享受特许经营权人不得用特许经营权进行投资。
(2)《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规定:各级政府要创造条件,利用特许经营、投资补助等多种方式,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有合理回报和一定投资回收能力的公益事业和公共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已经建成的投资项目,具备条件的经过批准可以依法转让产权和经营权。这里规定的利用特许经营吸收社会资本投资和经批准转让经营权,表明特许经营权具有确定性、可转让性、价值性和可兑现性。
(3)不准许经营权成为股东出资的标的物,不利于当前在中国兴起特许经营商业活动。目前许多享有特许经营者经过特许人的许可,通过多次转让特许经营权不断吸收加盟者并从加盟者手中获取股份,可以说:特许经营权的存在,在大多情况下,是以合同为载体由特许人出让经营权,吸收投资者并从投资者手中取得相应股份加以扩大企业规模,因而特许经营权其本质具有无形资产的法律属性,该无形资产明确涵载了特许经营权所包含的商标、商号、专利权、专有技术等,而且获得上述无形资产,任何经营必须支付相应的费用,因而,特许经营权在体现权利属性的同时,更主要的是体现了用益物权的财产属性。
(4)在新《公司法》颁布前,有关司法实践已认可特许经营权出资方式,如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股东以采矿权等用益物权出资的,应当承认其出资效力。同时从有关国家立法情况看,对具有财产权利性质的投资,法律概括承认其投资效力如《俄罗斯联邦民法典》规定:对商业公司财产的投资设定为金钱、有价证券、其他物或者财产权利及可以用金钱估价的其他权利;美国1996年统一州法全国委员会制定的《统一有限责任公司法》规定:有限责任公司成员的出资可以包括有形的与无形的财产或其他对公司的利益。
把特许经营权作为股东出资标的物,要求股东在以特许经营权进行作价投资时,其设立的公司必须符合从事特许经营的基本条件包括符合规范性法律文件条件、当事人合同约定的条件;同时应按法定或约定程序办理相应报批、审查手续,以确保市场经济安全和资源的合理利用;优化资源配置格局,减少公司设立风险和投资风险,保护市场主体的合法权益。
3、《规定》把设定担保的财产禁止股东进行出资,完全片离了新《公司法》第27条规定。设定担保的财产,根据《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规定,如对设定担保的财产进行转让进,必须办理相应的手续,法律并未限制、禁止设定担保的财产不可进行转让,因而,在此情况下,排除设定担保财产作为股东出资形式,不利于物尽其用和市场的培育,不利于投资要素合理流动和市场资源配置;同时,在设定担保财产作为出资形式情况下,如担保财产因被强制执行,公司完全可以股东出资瑕疵为由要求股东继续履行出资义务和责任。
三、债权人在公司财产清算时,有权要求股东在未到期认缴的出资额范围内承担民事责任。
新《公司法》颁布后,有的学者提出:股东对未到期认缴的出资额,因法律许可其分期缴纳,在公司清算时,对未到期认缴的出资额股东行为不存在违法性,故债权人无权要求股东在未到期认缴的出资额范围内承担民事责任。作者认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在分期认缴注册资本期间,公司因故终止经营活动,在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情况下,债权人有权要求股东在未到期认缴的出资额范围内承担民事责任,其理由:
(一)新《公司法》第26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该条同时规定股东可以分期认缴出资额;股东分期缴纳出资额规定并不意味着免除股东认缴全部出资额的责任。作为有限责任公司,其设立登记时注明的注册资本,是公司在设立时已取得和在法定期限内约定取得的财产,它是公司对外承担责任的基础,也是公司设立时对外从事经营活动最初始的财产保证。
(二)新《公司法》第3条规定: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该条未规定股东以“已经缴纳的出资额”对公司承担责任,而仍然规定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对公司承担责任,股东认缴的出资额包括已经缴纳和未到期缴纳出资额两部分组成;未缴纳部分的出资额,应当作为股东对公司承担的债务和公司享有期待财产权益,在公司清算时根据新《公司法》第185条规定进行提前了结收取,编入公司清算资产范围进行对外偿债;股东承担此项责任,并不意味着股东未到期缴纳出资行为的违法性,也不意味着股东对债权人承担侵权责任,相反,股东对债权人承担未到期缴纳出资额范围内的民事责任,是新《公司法》第3条规定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最基本的法律义务。
(三)新《公司法》允许股东分期出资,其目的是免于公司资金的闲置和浪费,减少公司设立运作成本,而非免除股东认缴注册资本中出资额的责任;新《公司法》第5条规定:公司从事经营活动,遵守社会公德、商业道德、诚实守信的原则,同时规定公司要承担社会责任,因而,要求股东在公司清算时在未到期缴纳的出资额范围内对债权人承担责任,可防止公司在从事商业经营活动时,实施其与公司实收资本不相称的经营活动,有利于防止商业欺诈,有利于树立公司股东的社会责任意识,促进市场秩序规范运作。
(四)新《公司法》第20条规定:公司股东不得滥用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有限责任,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如公司股东在公司清算期间,在未到期缴纳的出资额范围内免于对债权人承担责任,是对“股东有限责任”片面理解,也是对“股东有限责任”权利的滥用。
四、分期出资股东转让股权产生的出资责任承担问题
新《公司法》第72条、第73条对股东转让股权作了规定,同时在第74条又规定:股东转让股权后,公司应当注销原股东的出资证明书,向新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同时新《公司法》第35条规定:股东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分取红利;因而,作为分期认缴出资额的股东,完全有权在未全部缴清出资额的情况下转让其 股权,但在股东转让股权后,对未认缴的出资额(不包括违约欠缴、出资不实等情形),应由谁承担认缴责任,新《公司法》、《规定》均未作出规定;作者认为:分期出资的股东在转让股权后,对未到期认缴的出资额,应由受让股东予以认缴;具体为:
(一)如受让方在受让股权时,按出让方实际认缴的出资额进行受让并享受权益,则未到期认缴的出资额由受让人缴纳,这是股东维持公司资本真实原则最基本的职责要求。
(二)如受让方在受让股权时,按转让股东在章程中认缴的全部出资额进行受让,在此情况下,对未到期出资额,因转让股东在转让股权时,对不享有股东分红权利的股权一并转让给受让人,则构成股权转让瑕疵;为此受让人在已作为公司股东情况下,仍然承担缴纳未到期出资额的责任,但对股权转让协议中有关股权对价,视协议履行情况,受让人有权行使《合同法》规定的同时履行抗辩权或行使撤销权,暂时支付股权转让款或要求减少相应的股权转让价款。
(三)公司或公司股东在任何情况下,均有权要求受让股东按期认缴出资额,如未按期认缴,受让股东则构成对足额出资股东的违约和对公司财产权益的侵犯。
(四)如受让股东发现转让股东在公司设立时作为出资设立公司的非货币财产实际价额明显低于章程规定的价额,受让股东承担补足差额的责任;受让股东在补足差额后,有权向转让股东进行追偿。
(五)在折价转让股权的情况下,受让股东发现转让股东出资不实,是否有权要求转让股东补足不实的出资额,这视折价转让具本原因而定;如在转让股权时,转让股东已告知作为出资的非货币财产价值不符合估价实际或其价值利用已减损,则受让股东无权要求转让股东对不实部分承担补足赔偿责任;如股权折价转让完全是因公司经营管理方面原因引起的,则转让股东对受让股东缴纳的不实部分仍然承担补足赔偿责任。
总之,新《公司法》虽然扩大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出资的方式,允许股东分期缴纳出资,这对于鼓励公众投资,确立、公民企业投资主体地位,改善投资环保会产生积极促进影响,因而加强股东出资形式研究,有利于提高公司增资的灵活性,保护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在此基础上确保公司股东利益最大化和债权人利益的最优化并不断调整两者之间的利益冲突,为此,在今后制定新《公司法》配套规范性法律文件时,必须加强公司制度的程序性设计,建立一套监控公司资产流向的法律制度,为债权人提供一套有效的公司资产信息披露网络渠道,以提高公司的社会信誉度和公司的社会责任能力。



参考书目
1、公司资本制度改革研究 赵旭东著 法律出版社
2、公司法疑难问题解析 齐奇主编 法律出版社
3、新公司法条文解释 赵旭东主编 人民法院出版社
4、法律适用2005年第3期、2006年第1-2期
5、律师与法制2006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