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2005年第一期

★★代理词精选★★代理词精选——台州房屋建设开发总公司、浙江在经建设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     2016-12-27

二审代理词
        
        案情简介:
        1997年11月5日,台州房屋建设开发总公司(下称台房公司)由浙江在经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在经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向中国建设银行临海市支行(下称临海建行)借款人民币395万元,借款到期后台房公司未及时归还。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2)台经初字第218号民事判决书判令台房公司归还临海建行借款本金395万元,在经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但台房公司仅归还60万元,大经公司于2004年4月20日为台房公司归还了余下的335万元借款本金。2004年4月22日,大经公司向台州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台房公司归还大经公司代偿款335万元。代理人接收该案后,提出了变理诉讼请求的诉讼方案,在指定的举证期限内,变更诉讼请求称:2004年3月22日,台房公司和大经公司双方在临海市建设规划局的协调下达成了协议(“关于建设大楼12、13二层转让事宜会议纪要”),台房公司将在临海市建设大楼参建的主体变更为大经公司,并约定台房公司投入的部分作价325万元,由大经公司于同年4月30日前支付给台房公司。协议订立后,临海市建设大楼指挥部于2004年3月24日通知大经公司接收参建的大楼部分,大经公司接收占有后(但未作产权登记)投入资金对房产进行了后期的装饰。同年5月21日大经公司向台房公司发函,通知应偿还大经公司的担保款335万元中的325万元与应付房款抵销,并要求归还余下的10万元代偿款。故请求:1、确认大经公司与台房公司的抵销行为合法有效;2、台房公司归还大经公司代偿款人民币10万元。
        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因台房公司涉及他案,已于2004年4月22日对上述房产裁定进行查封,不得办理产权过户及登记手续,对该裁定大经公司提出了执行异议,但执行局在听证后未作出结论。
        经审理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04)台民二初字第44号民事判书,以转让的产权没有进行登记,对外没有公信效力,房屋产权没有转移;标的物被法院查封后房屋转让行为中止,大经公司无法取得房屋产权;为此大经公司不负有向台房公司支付房款的义务而导致双方不互负债务而无法进行抵销等为由,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大经公司不服上诉至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代理人继续进行二审的代理,审理后支持了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改判:1、撤销(2004)台民二初字第44号民事判;2、确认大经公司的本案抵销行为合法有效;3、台房公司支付大经公司代偿款10万。
        二审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浙江利群律师事务所接收上诉人大经公司的委托,指派了金颖波律师为其二审的代理人参加本案的审理活动。代理人认为:本案系抵销权纠纷,争议的焦点在于大经公司行使法定抵销权的条件是否具备。根据《合同法》第99条之规定,法定抵销权的行使条件为:当事人互负债务、互享债权,当事人互负的债务标的特种类、品质相同,债务履行期届至,非依债的性质和法律规定不得抵销。代理人主要就这四个方面问题结合一审法院的判决提出如下的代理意见:
        一、本案双方当事人互负债务、互享债权。
        大经公司根据生效的判决,代台房公司归还了借款335万元,根据《担保法》第31条 “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之规定,大经公司自2004年4月20日起即享有向台房公司追偿该335万元代偿款的权利,台房公司亦自即日起负有向大经公司偿还该款项的义务。应当说大经公司对台房公司享有的债权情况是比较清楚明晰的。
        本案争议比较大的是台房公司对大经公司所享的325万元房款的债权问题。一审法院的判决认为转让的产权未进行登记,对外没有公示效力,房屋产权没有转移;且标的物被法院查封后房屋转让行为中止,大经公司无法取得房产,因此,大经公司不负有向台房公司支付房款的义务而导致双方间不互债务而无法进行抵销。对此代理人认为是错误的理由有:
        1、《会议纪要》系大经公司和台房公司在临海市建设规划局的协调下,双方所达成的关于房产参建权利转让的协议,该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内容合法有效,一经双方签字盖章,对双方即具有约束力。因此台房公司于2004年4月30日履行期届满后即享有要求大经公司支付325万元的权利,而大经公司亦对台房公司负有支付325万元转让款的义务。
        2、大经公司受让的是基于台房公司原来所享的参建权包括所附属于该权利中的相关财产权,在法律上这是对期待性质的财产转让,与登记房产的转让具有不同的性质,因此不应适用有关房地产转让的有关规定来处理,一审法院以“转让的产权未进行登记,对外没有公示效力,房屋产权没有转移”为判决依据,这是明显与本案相违背的,也是一审法院判案错误的根本原因。
        二、当事人是否存在法定禁止抵销的情形
        该情形在本案中即是人民法院的查封是否产生使大经公司无法行使抵销权的情形,也即房产转让是否产生中止的问题。一审法院认定法院在查封后对房产的转让产生了影响,致使房屋转让的行为中止,理由是人民法院根据其他债权人的申请和法定程序,有权对台房的房产进行查封,使大经公司无法取得房屋的产权。对此代理人认为,首先从时间上看,房屋转让的行为产生于2004年的3月24日,大经公司于该日即已经接收该房屋产权,早于人民法院于2004年4月22日下达的民事裁定,因此人民法院的查封是对大经公司的房产进行了错误的查封,而不是对台房的房产的查封,也就是这一原因导致大经公司提出了执行异议;其次,即使债务人的财产被采取了查封的强制措施限制其处分,从有关法律规定来看,也未对当事人行使抵销权作出限制,如对于财产的处分有严格程序规定的《企业破产法(试行)》第33条也规定了,“债权人对破产企业负有债务的,可以在破产清算前抵销”。因此一审法院不准许大经公司行使抵销权在法律上并无法律的支持,也不符合我国有关法律关于抵销权的立法本旨。
        三、本案当事人互负的债务的种类相同
        抵销的实质是双方给付的交换,故为便于交换时价格的计算,双方给付的种类应当相同,一般多在金钱之债中适用。如一方或双方债务的标的物为特定物,则原则上不允许抵销;以种类物债权抵销特定物债权时更不允许。但对于可以折价成金钱的债权,法律则予以允许其抵销,以降低交易成本。本案双方互负的均为金钱之债,在不存在违法的情况下,应当允许当事人抵销。
        四、本案双方债务均已届清偿期。
        债权届清偿期,抵销方可进行;因债权人抛弃期限利益,提前清偿债务,因此以对方债务已届清偿期的主动债权与已方债务未届清偿期的受动债权相抵销的,应当允许,这是法律对当事人抵销行使时间的规定精神。本案中,大经公司和台房公司对对方所享有的债权的履行期的时间为2004年4月20日和2004年4月30日,虽然在大经公司起诉时台房对大经公司的债权履行期未届至,但在大经公司要求行使抵销权时(2004年5月10日),双方均已届清偿期,因此其抵销的行使时间是符合法律的规定的,大经公司于2005年5月22日要求支持变理后的诉讼请求应当予以准许。
        综上所述,代理人认为,大经公司与台房公司间的抵销行为合法有效,请求二审法院予以支持。
        
        代理人 浙江利群律师事务所
        金颖波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