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2004年第二期

诚信系律师立业之本

作者:     2016-12-27

-------从为犯罪嫌凝人陈某提供系统刑辩法律服务谈起

案情简介

陈某,男,1934年出生,原系椒江建筑公司职工。退休后与儿子陈XX合办了海门皮革制衣厂,任该厂副厂长。该厂系产品出口型企业,主要从事生产皮衣、皮手套等皮革制品为主,产品主销美国。多年来因创外汇业绩突出而多次受外贸部门表彰。

1998年6月,陈某小儿子陈XX(系皮革厂厂长)因参加国际服装博览会而去美国,皮革厂交由陈某具体管理企业经营事务,至2001年3月,陈某八九次组织他人以皮革厂职员身份派往美国从事商务活动,其中七人留美经商没有回国,出国护照已经过期,没有交还。检察机关以陈某组织他人未回国触犯刑律为由,对陈某提起公诉。

公诉机关起诉意见及法律适用

椒江区人民检察院于2002年9月10日以(2002)椒检刑诉字第345号起诉书指控陈某目无法纪多次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十八条之规定,构成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而且情节严重(5人次以上)。
按公诉机关的指控,陈某一案的法定刑期是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庭前证据交换及辩护意见的确立

根据犯罪构成四要件分析,刑法第三百十八条规定的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其构成要件是:
1、其侵犯客体是国家对国(边)境正常管理秩序。
2、客观方面表现为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的行为。所谓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是指动员、串联、拉拢欺骗、策划、联络多人偷越国(边)境或者为偷越国(边)境制定计划,确定偷渡的时间、地点、人员方式的行为。
3、犯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
4、犯罪的主观方面只能是故意,并且一般具有牟利的目的。

综合以上四个犯罪构成要件,其核心问题是如何界定“偷越”两字的法律含义和法律要件。辩护人认为,所谓“偷越”,顾名思义是没有任何出国证件包括护照和外国机构签证,组织者以获利为目的,利用运输船舶或其它途径偷渡国境,赴外国非法定居,民间俗称为“蛇头”。而本案被告人陈某仅帮助他人,以该企业商务活动需要,按程序申请出国护照,并经美国驻上海领事馆签证,中间还有外事办、组织部、安全局等十一道批准手续,经过合法程序审批后从上海飞往纽约,中间未向出境人收取任何费用。

为证实陈某所帮助的他人出国未归并非陈某本人的主观故意,且出国未归人员在美国并无任何影响国家信誉行为(其中有几人在美国创办公司从事合法经营活动),为此经多方联系,在美国的台州同乡会特电邮证据,并向椒江区人民法院直接提出相应请求。

综上理由,公诉机关以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其主观要件和客观要件均不符合。退一步说,陈某如果构成犯罪,只不过帮助他人申批领取出国护照,侵犯的对象只是有关出国证件。
本人经多方面分析,在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之间,对陈某作了改变定性的辩护。结合我国加入WTO及鼓励和支持国际民间商务活动的需求,综合辩护意见如下:
(一)、公诉机关指控本案犯罪嫌疑人陈某犯组织偷越国(边)境罪,定性错误,适用法律不当。根据陈某的行为特点,最多仅是帮助他人骗取出国护照,如适用我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九条之规定,也构成骗取出国证件罪。
(二)、陈某只是缺乏法律知识帮助他人出国从事商务活动,主观上并不希望这些被帮助者不回国,要说故意只不过是间接故意,并非直接故意。
(三)这些去美人员置留美国,并没有发生任何有损我国信誉行为而遭入境国的反对,而且其中有部分人员在美国创办企业从事合法经营活动,受美国法律保护,并未产生任何危及中国信誉的法律后果。
(四)随着我国加入WTO,民间商务交往频繁,包括劳务活动和旅游活动,上海市政府新出台只凭户口簿和个人身份证,就可直接向有关公安机关申领出国护照。护照只是国籍和身份证明,不含更深的神秘色彩,因而建议法院在正确定性基础上从轻量刑。
一审法院采纳了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于2003年2月21日作出(2002)椒刑初字第346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陈某犯骗取出境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3万元。陈某服从一审判决,没有上诉。

判决生效后的持续服务

陈某接受判决,没有上诉。但陈某是临近古稀之年的老人,且犯有较严重的心脏病,曾在北京某医院作过心脏手续治疗,以特种器械支撑心脏的某一部位而维持生活。据此病情,对判处四年徒刑的陈某来说,难以入监劳改,但又因缺乏法律知识,不知所措;本人深知案件虽结,但责任未了,又情不自禁地动笔为陈某向法院提出保外就医申请。承办该项申请的法院法医刚上任不久,对陈某一无所知。本人再次为其搜集病史资料,申报法医,由法医依法带陈某至当地医院复检,证实陈某心脏病的病史及现状,确定确不宜服刑;最后法院按法定程序裁定陈某保外就医,现安度在家。

每当这位被重刑起诉重病在身的老人,含着热泪,谢语相报时,深感诚信投入系律师立业之本。



赵小冬 供稿